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Logo
:::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Twitter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Google+    推文至LINE    有善列印
更新時間:2013-09-03 14:06
   OECD/ENA RWMC推動高放射性廢棄物地質處置之共同聲明
2012年10月24日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核能署(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Nuclear Energy Agency,以下簡稱OECD/NEA)所屬之放射性廢棄物管理委員會(Radioactive Waste Management Committee ,以下簡稱RWMC),是一個集合產、官、學、研從事放射性物料及其廢棄物管理的資深人士所組成之委員會,由於RWMC的廣泛代表性及厚實的技術背景,使得RWMC能夠扮演專業的角色,協助OECD會員國面對放射性物料及其廢棄物管理的相關議題。

RWMC在先前的共同聲明裡,已說明地質處置的環境、世代正義及其技術的可行性,並針對相關的方法論、政策、決策過程等方面提出建議,更累積了許多實際經驗。RWMC針對為何地質處置仍然作為高放射性廢棄物的合適處置方式,目前地質處置現況、實施面的挑戰與機會,以及未來之展望等,提出以下共同的看法:

一、高強度長半化期放射性廢棄物適於地質處置的理由
核燃料循環的各個階段以及放射性同位素在醫、農、工、研甚至於國防的應用上,產生放射性廢棄物是無可避免的。這些廢棄物必須加以安全管理,以保障人類健康及保護環境品質。用過核燃料或用過核燃料再處理產生之高強度放射性廢棄物,因含有長半化期的放射性廢棄物,必須加以安全處置,使其與人類生活環境隔離數萬年。

各國對核能利用之發展或有不同,但針對已產生或預計產生的高強度長半化期放射性廢棄物存量,尋求一種安全且可接受的處置方法,是大家共同的認知。

地質處置系統對高強度長半化期放射性廢棄物,能提供長久的安全保護,其主要的概念是善用地質與工程材料之特性,建立多重且多樣的安全障壁,使得地質處置系統能以互補方式,實現設施的長久安全功能。

地質處置在技術上是可行的已是全球性的科學共識,此可由下列事實得到證實:
1.經由地表調查、地下試驗、示範性試驗與設施,對不同地質組成或工程材料,進行廣泛實驗而累積所得的驗證數據;
2.可靠的模擬技術能力;
3.其他放射性廢棄物之地下處置設施的運轉經驗;
4.地質處置場址如芬蘭、瑞典之設施安全評估所獲得的進展等。
經過挑選地層只要與設施設計、配置及工程障壁等做適當的匹配,地質處置系統可在多種的地質條件下施行。
二、OECD會員國對地質處置的立場
OECD的有些國家經由公眾及利益相關者的建設性的參與,地質處置已被接受為高放射性廢棄物的長期管理的解決方法。因此,部份國家在地質處置工作上已有相當的進展,但在推動過程遭遇困難或阻礙之國家,地質處置仍然被保留做為主要方案。
國際原子能總署的「用過核燃料安全管理及放射性廢棄物安全管理聯合公約」及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的輻射安全建議,提供各國安全管制機構在共同的架構指引下建立安全標準,足以有效監督對地質處置的推動。

最佳的地質處置計畫的推動,應建立一個可以持續學習,並有高度願意採納因技術精進及社會發展所衍生需求的策略。

選址的關鍵步驟充滿政治與社會挑戰性,目前成功案例顯示,開放透明的程序,並有充份的調和時間,建立具有彈性、可調整協商模式,讓利害關係者能實質地參與決策,是最有利的選址策略。

地質處置計畫推動時道德方面的考慮相當重要,此應包括對當代及未來世代的公平性考量。緃因文化、社會及地理的差異,導致各國推動地質處置的方法與途徑會有所不同,但確保安全的共同目標凌駕在一切方法與途徑之上。
三、地質處置執行面的挑戰與機會
OECD有些國家的高放射性廢棄物處置的決策者、安全管制者及執行者已越來越意識到只有工程技術界對地質處置安全有信心,尚不足以獲得公眾的信心與接受。

國家需要一個被廣泛接受的處置策略是大家的共識。策略中不只應交待建造地質處置設施之技術問題,同時應提出體系架構與途徑,讓決策者與關心的大眾有時間和方法進行了解與對話,並對各種方案加以評估,以判斷設施開發者的執行方案並經安全管制者獨立審查後,是否提供足夠程度的安全信心。

在某些國家確保「可逆性」及「再取出性」,列為放射性廢棄物管理的重要策略。通常「可逆性」指地質處置計畫將分階段執行,每一階段之選項與決定權保持開放,因此在特定的條件下,該處置計畫仍可彈性調整;而「再取出性」是指可以回轉處置步驟取出廢棄物。各國應有效澄清「可逆性」及「再取出性」之確切意涵及所扮演的角色,並確保「可逆性」及「再取出性」不會損及地質處置系統之長期安全性。

地質處置技術發展及計畫執行需數十年來完成,因此,在執行的期間內有機會調整執行方案或採行最新技術,但相對伴隨的挑戰則是:如何長期維持中央與地方政府的支持、如何維持必要的基礎建設、與確保知識保存與傳承所需的人力資源。
地質處置計畫執行期間太長,分段決策是相對重要也是可取的做法。分段決策除允許持續的研究與學習機會外,並可經由建設性的關係建立社會大眾的信心,以及發展與受影響區域的建設性關係。但伴隨而來的挑戰則是:如何維持這些進展與關係,如何整合各項發展及保持前進的動能。
四、地質處置發展的期望
經驗的累積與知識的傳承確實有助於計畫推展,因此國際合作研究計畫的經驗分享及心得交流應該繼續進行。
國家採行「等待觀望(wait and see)」策略,延遲地質處置工作之推展,無疑地將會相對提高放射性廢棄物的安全考量和管理成本。採行地表或近地表貯存與深層地質處置相比,隨著貯存時間拉長將更容易受天然事件或恐怖份子之威脅。基於世代正義,地質處置是為當代人的責任,且應該予以執行之。
五、結語
地質處置系統可提供高放射性廢棄物處置的長期安全,並在無需長期持續的監測、維護及監管的條件下,逹成人類安全及環境品質的要求。地質處置在技術上已為可行,且能加以調整適合不同的地質條件。目前地質處置系統已被世界各國採用做為高放射性廢棄物的解決方案,強化利害關係者的合作參與,以保證將社會要求納入考量。不論從安全與道德的角度,或是從已獲得的技術資訊來看,更基於當代人的責任,地質處置計畫是值得且必要加以立即著手推動。